动态与公告

公司动态

君海投资接受媒体专访纪要

 

记者:贵司坚信股票价格始终将反应其内在价值,尊崇价值投资。与其他投资方式比较,贵司认为价值投资的区别和优势在哪?贵司价值投资重点关注哪些方面?

君海投资:我们一直是把自己叫做“以实业的眼光寻找二级市场投资标的”,本质与价值投资一致。二级市场上的理念很多,获得成功的路径也多种多样,价值投资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研究的方向和方法和其他类型不一样。

我们关注更多的是三个方面:一是一个前景广阔的行业;二是在所处行业中具有领先地位和竞争优势的企业;三是价格合理或便宜,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的三好评判标准。

在这种研究方法的基础上形成的投资优势在于,投资的研判具有客观性,不随外部市场的偏好改变而改变,也可以过滤掉市场有意或无意的噪音干扰,当我们把每次投资都用以上方法严肃认真的当成是实业投资项目的时候,我们也会避免盲目性和跟风,这可以帮助我们在“买定离场”后具有很强的定力,即使一家公司的股价上下波动很大,我们也能坚守阵地。

 

记者:请问贵司一套交易策略的出台、交易等环节是如何设置和运作的?具体上,执行流程是如何设置的?

君海投资:我们交易策略和流程还是相对简单和固定,第一步由公司研究部门深挖并提出研究报告,和基金经理经充分沟通后,双方确定入选股票池的股票,这个过程可能会反复进行,确定进入股票池的标的达到触发条件后,基金经理就会建仓。建仓完成后,研究员和基金经理会持续跟踪,主要是关注当时的看好理由和基本面有没有变化,如果发生变化再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

 

记者:贵司一般选择什么样的股票进入股票池,一般同时操作多少个股票?如何建立合适的股票池?又如何保持股票池中个股的更新换代?

君海投资:我们的选股标准是“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一切都建立在对公司可以理解透彻的基础上,所以我们股票池中的标的,更多集中在大消费、金融、基建、公共事业等领域,这也和我们原来的学习和工作背景相关。

通过近十年的摸索和总结,每个投资周期内符合我们选股标准的标的其实不多,很多时候非常稀少。可能市场上存在很多涨幅很大的股票,但符合我们投资逻辑并安心持有的标的很难找,所以一旦找到,我们第一时间的感受就是兴奋,当然大多数标的会在其后一段时间的观察期中出现或多或少的问题,被我们所放弃。进入最后阶段的标的就显得非常珍贵,所以我们持仓一般都很集中,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感觉。

 

记者:贵司交易团队是集中式选股还是分散式选股?为何采用该种选股方式?

君海投资:我们持股在大多数时间都较为集中,只有在我们只能找到80分这个等级股票的时候,我们才会选择适度分散投资,但当研究过程中又发现95分以上投资标的时,我们就又趋向集中了。集中持股的逻辑还是根植于我们实业眼光进行投资的理念,很多投资人都将分散作为风险控制的一种手段,但我们认为控制风险的最好方法是做好前端的个股研究。

 

记者:在股票交易中,贵司选好股票后,如何择时?什么情况下建仓?什么情况下加仓?减仓?平仓?

君海投资:我们的择时置于选股的前端,会先确认所选行业。我们会考虑目前周期内什么行业才是符合经济发展趋势的、是政策支持的或是符合周期规律的,我们更多的关注这种周期的择时,以此来确认行业选择,一旦确定行业中具有竞争优势的龙头企业,除非有特别大的突发因素,否则只要价格合理我们就会一次性买入。当股价上涨到我们的预期,或者公司基本面发生了变化,或者发现我们最初的研判有错时,我们才会减仓或平仓。

至于对一家企业,什么才是我们的预期价格,或者我们如何确定买入价格,这取决于它的内在价值。通过过去A股和港股的大跌,我们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企业价值是一个区间而不是一条线。一个长期投资者,在价格低于价值时就会去购买,因为在明天到来之前谁都不知道股价是涨是跌,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目前是否便宜,这笔交易是否“划算”。市场价格的下跌并不影响企业每年的盈利能力,也就不影响企业的内在价值。一个每年净利润1个亿的自来水厂,不会因为其股价下跌,净利润就会下降,当他报价10亿元出售时,你认为一年10%的回报率是个不错的生意,就出手买下了,但市场继续低迷,他的整体交易价格可能会继续下跌至8亿元,这不妨碍之前10亿元买入是个好生意的客观事实,等经济回暖他的价格自然也会水涨船高,在分得每年红利的同时还能享受股价的增值。这也是为何下半年保险资金和各类实业资本大举举牌低估值蓝筹的原因之一,在经济不好时,趁他人抛售而逆周期的买入,等待经济转暖时才会有很大的回报。

 

记者:选股时是否会市场调研?如果是,一般如何调研?

君海投资:对企业进行调研时,我们会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采用不同的出发点和调研方法:第一类是沟通类调研,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企业具备了投资的可能性,但有些具体问题在公开渠道是找不到的,需要去企业和管理层进行沟通;第二类是体验式调研,有些消费类企业,看报表或者问高管都不如去体验他的产品或是服务,或者观察终端消费者;第三类就是质疑性调研,正因为在研究时发现企业各方面都表现良好,从而产生质疑,并进行更深入的调研。

当然以上三类也只是大概区分,调研和投资类似,并无定式,一切都还是服务于研究需要,方法也多种多样。

 

记者:一般来说,贵司的仓位控制在多大的范围内?在不同行情阶段,仓位如何调节?

君海投资: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满仓,说实话这也是很多券商不愿意看到的,而在我们的投资模式下,一旦发现珍贵的投资标的,我们总感觉多少钱都不够用,所以我们不会浪费资金闲置在账上仅是为了让自己净值波动平滑一些,我们需要的是投资的确定性,是最终获利的确定性,至于中间的波动反而是其次的。

 

记者:当市场震荡,作为价值投资者,贵司如何应对?

君海投资:价值投资为何知易行难,是因为价值投资需要有反人性和反大众认知的坚守。每轮大牛市行情中,价值投资很好做,拿稳了就赚钱,此时信奉价值投资的人就很多,但过去两年股灾中的单边下跌或是之后的市场横盘震荡,让很多人就开始变得“灵活”了,认为价值投资该结合择时,客观分析该结合主观判断,或者干脆说是价值投资不适用于中国市场。但我们想说的是,当一家企业具有投资价值时你就该买入,这与牛市、熊市或是震荡市没有什么关系,你也不必要如何区分来应对。首先过去的震荡市不一定会延续到明天,你又如何提前处理,当你施展开你认为正确的震荡市应对策略时,也许未来连续一周的大阳线就会让你三观尽毁,所以在任何市场中,都专注于企业的基本面研究可能才是我们能做的,我们坚定的做着这些事情,才有了价值投资者这个统称,而不是价值投资者该如何去做。

 

记者:人们常说金融市场无国界。贵司在投资中,是否会综合考虑海内外市场情况,根据海外信息来判断国内投资机会?

君海投资:我们会考虑海外市场,但并不是把它作为投资的依据,而是把它作为投资的工具。我们2012年因为看好微信而去专门开了港股账户买入腾讯,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跨出门投资境外市场,后面有了沪港通,也就多了一些方便的选择。如果以后我们想要投资一家公司而那家公司是在其他国家市场上市的,法律允许的条件下我们也会去尝试这个国家的投资市场,这就是我们理解的金融无国界。

  

记者:君海投资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君海投资:我们核心的优势有两点:一、对投资本质的深刻认识。这点帮助我们在机遇与陷阱并存的市场上去伪存真。二、我们心态的从容。虽然公司成立时间不长,第一期基金也才存续三年,公司规模也相对不大,但我们团队坚守慢既是快,静心于基础研究,而没有随波逐流。投资中心态和投资方法同等重要,方法再好,心态不好,也很难知行合一。

 

记者:有人提出了“轻大盘,重个股”的投资思路,贵司是否认同?贵司如何选取板块和个股?

君海投资:在这点上我们是认同的,要研判大盘走势,需要考虑的变量太多、太宏观,我们自知并不能胜任,但从长周期来,我们相信国家的经济大概率是向上继续发展的,所以我们也就把有限的精力聚焦在微观的个股研究上。至于板块的选择,我们偏向于随着经济发展具有较大增长空间的行业,同时如果该行业目前集中度还不是很高就会更好,当然必须是这个行业中的优势企业已经初步显现出来,并且是上市公司,如果此时这个优势公司在匹配行业空间后价格较为合理,那他就是我们的目标个股。

 

记者:有人说国内股市是投机市,也有人说是资金市、政策市,贵司核心层对中国股市是如何理解的?

君海投资:在做了几年香港市场后,发现国内市场相对来讲风险还是较小的,虽然有估值偏高的问题,但关起门来估值也就可以继续高下去。因为风险相对较小,才有了散户众多投机盛行。国内股市的包容性是各种类型投资者都可以做的,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可能收益会来的慢一些,但也会发现很多买别人看不出的潜在机会。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如果从基本面的角度来看,也都是公司股权交易的市场,所以才有了之前也提到过的金融无国界的说法。哪有便宜的好公司,哪就是好市场,只是不同的市场对价格的纠偏能力和速度不太一样。

 

记者:未来三到五年,公司有何发展规划和发展目标?

君海投资:我们非常看好整个私募行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冉冉升起的朝阳行业,充满了机遇,身处其中的管理人都有自己的憧憬,我们期望未来的三到五年,能找到更多值得重仓持有的好公司,为投资者创造更好的收益,希望能通过业绩的展示进一步做大规模,吸引更多更优秀的投研人才。


2012-2019 Copyright © 君海资本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02023号 运营支持:万物智汇